樱影

短小且易坑,杂食党。有空交党费。

当时

        这是一个黑夜,但这里也没有白天,有的是亘古不变的星光。


        这里是太空站,它伴随着地球,又在地球之外像是人类伸长了的触须探索着对人类来说无边无际的宇宙。


       一位漂亮的黑人女士笑着过来问坂本“坂本先生在过一个星期就回去了呢。提前祝你离职快乐”


       “是的,玛利亚女士。谢谢您的祝福。”坂本放下手中的实验日志。转过身去看着那颗蔚蓝色的星球。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将东京这座城市装扮地美丽无比,拥挤的人群,食物的香味给了坂本生活的气息。


        突然间,他在人群中发现了那头显眼的粉红短发。“齐木君,你好。”坂本追了上来“没想到回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你啊!”


        “坂本君。”齐木看着他,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他还是和当初一模一样。“你还是这个样子呢。”


        “齐木君也一样啊,没有什么改变。”


        


太宰治离开后

        这是一个美妙的清晨,为什么用美妙这个词来形容它呢,是因为不论从温度,光线的强度,凉爽的风还是中原中也的心情来说,它都是完美的。

        虽然现在他的脑袋还带着宿醉的疼痛,但只要一想到那个混蛋终于离开了黑手党,他的心里就会涌起无尽的喜悦。

        黑手党并不是适合人生存的地方,但这里的人并不包括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太宰治的血浸染着最堕落的黑色,而拥有这样强大力量的中原中也无法在普通人的环境下生活,黑手党对他来说才是最合适的地方。

        中原中也并不知道他离开的理由,但这并不妨碍他心理阴暗地揣测太宰治离开了黑手党也无法找到活着的意义。像他那样的青花鱼没了他辛辛苦苦地将他从自杀中救出,也许过不了几天就会在哪条水渠里默默地死掉吧。

       虽说他俩平时吵吵闹闹,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太宰治还经常捉弄取笑中原中也,但中原中并不恨他,甚至完全相反,他爱他。这份爱情来的似乎莫名其妙,实际上却是命中注定。他俩犹如紧密咬合的齿轮,是那样的合拍 。他可以给太宰治他所有的信任,因为太宰治是他的开关让他一往直前,他总是算无遗策,只要听从他的指挥,他是他所有的理智。

        他爱他,以他纯洁的爱情无畏地爱着他。那样真挚的爱情源至他善良而高尚的灵魂。作为荒神的他,拥有着超脱人类卑劣的品德。即使这样爱像太宰治那样的男人要付出更多的悲伤,他是在人间和阴间不断游荡的人,被死亡所吸引的人。

        他爱他,所以他诚心地祝福他。祝福他离开黑手党走到善的那一面。他看到太宰治那混沌的灵魂开始升起,即使他不知道它将落到何处,但这也确实是一件令人感到幸福的一件事了。

        他是否能等到这个时候,太宰治终于明白了所有的道理,以耶稣的名义降于人世。

       

      

      

迷茫

生活是一张巨大的网,

你找得到或找不到方向。

  

我行驶地漫不经心,

多少光阴抛进了水里。

我仿佛顺流而下,

又好像停留在水的中央。

然后我知道,

人生是深深的迷茫。

我的生活

    我问他,生活有什么意义吗?

    但他如何回我。

    他从不回我。


    我反反复复地自杀。

    我不停地问他:我该怎么做?

    但他如何回我。

    他从不回我。


    我开始照镜子。

    我看向身后。

    我开始对他唱歌。

    直到如今,

    他从未回我。


      我要大哭,

      我要习惯,

      他不会回我。


   


    


影山茂夫决定告白(一)

         “明天是你的生日,”灵幻新隆看着影山茂夫漆黑的发顶说:“有什么计划吗?”


         影山茂夫不说话,只是把两只又黑又亮的眼睛盯着他看。他长大了些,更有压迫力了。


        灵幻新隆和他对视了几秒,又不自然地把头转了回去,夹着筷子把肉都挑到影山茂夫的碗里。


       影山茂夫有些烦躁,闷闷地说:“想和师匠一起过。”


       他蹑手蹑脚地回到家,律正在客厅看电视,看着他来了,也知道他是去见灵幻新隆了,他并没有打算理影山茂夫,但影山茂夫却主动坐在他的身边。影山茂夫打算说些什么,律瞬间意识到。


       影山茂夫整整齐齐地坐着,把手放在膝盖上,严肃地说:“我打算明天对师匠告白。”


      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双手攥成了拳,身体在不停地摇晃。他试图说出一些阻止的话语,但在看到影山茂夫的眼睛时停止了。他不能直接地阻止他,如果他不想影山茂夫失控的话。他只能说:“灵幻新隆会答应吗?”


 

     影山茂夫没有说话了,一点点垂下头去,说:“我只是想将我的心意传达给他。”


    律又说不出话了,他把手放到影山茂夫的肩上,抱了抱他。好吧,为了调味市的和平,他决定帮助他的哥哥。


       今天是四月的第一天,乔鲁诺发现自己的药瓶已经空了。距离上一次拿药过去了一个星期,一个月的药在短短的时间内用尽了。

        乔鲁诺往窗外看,刺眼的阳光让一切看起来黄灿灿的。一个星期前还不是这样的,季节的变化总是这么迅速。

       他总是做那样的梦,自己一个人在茫茫的冰海上,哪里都是剔透的蓝色和白色,只有自己呆在基地里,像被封存在蓝宝石内。有的时候,他会遇到巨大的鲸鱼,从自己的身边缓缓穿过,这是他在梦中最期待的事了。只有在这时他才能听到海的声音。

       梦总是提醒着他,即使是在布加拉提的身边,在加入了这个小队后,海浪声也不曾退去。

 

      他在祈求写什么呢,即使是加入黑帮,即使是想要成为首领,他不为自己祈愿。好像他只是帮助他人,那些吸毒者,迷茫者和自己又有什么关联呢。

        “我已经给你开好了一个月的药。”

          “谢谢医生。”

          乔鲁诺走出医院,光有些刺眼。打车回去吧,他想。

           人也许不该进化,至少其他生物可不会有想要自杀的想法。与动物相比,人似乎太过矫情。

         乔鲁诺戳着米斯达给自己买的焦糖布丁,他约了自己晚上一起去看电影。也许自己应该答应他,乔鲁诺想着。

         自己不该来的,米斯达选的电影居然是海王。大片的海水扑面而来,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我没法摆脱这个,即使是在米斯达的身边,乔鲁诺低下头,悲伤和孤独淹没了他。

       “你怎么了”米斯达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你知道的,在他的眼里乔鲁诺是个足够坚强的人。“抱歉,是这个片子太煽情了吗”

       “没有。”乔鲁诺笑着对他说,他笑的很灿烂,但米斯达忽然间觉得他有些陌生。

      

        

        

      

非典型纯爱

      主角是一位携带系统的穿越者,他的系统叫做弱受养成。在各个位面穿梭并且完成让男主爱上他的任务。


     他完成了无数任务,攒够了足够的积分回到了现世。


     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攻略过的男主都穿越过来了。


     被发现是为了完成任务想尽办法让男主爱上他后,男主们都黑化了。


     他们决意让主角付出代价,自从主角凄惨地过了一生。


     而男主恢复了他们应有的人生轨迹,走上辉煌。


非典型纯爱

       主角是一位高傲优秀的OMEGAZ,在军校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冷漠禁欲的他拒绝了所有追求他的ALPHA。

   

        但有一天,他忘记带了他的抑制剂。神志不清的他跑进了ALPHA的卫生间。


        然后他被想要占有他的人强暴了,不得已嫁给了他,度过了不幸的一生。


故事的开头

     隔壁新搬进来了一户人家,那家有一个小孩,绿色的眼睛,棕色如杂草般的头发。他叫安迷修。

    母亲是个很活泼开朗的人,所以第二天,我就在餐桌旁看到了他。

    他看上去有些腼腆,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

    我没有理他。

    我在后来经常听到关于他的事,成绩优异,尊纪守礼。一个在别人眼里没有缺点的人。

     但我知道,他绷带下藏着的秘密,在第一天看到他时,他手臂上的淤青,和他被他的父亲虐待的样子。

      他想离开这里。

    他过来找我了,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我一定会帮他的,那笃定的语气真是让我莫名的不爽,但我还是收留了他。

     我把他带回家里,母亲很快的接受了他。

     他看上去和平常一样,我却想看看他慌张的样子,那一定很好玩。

       高考结束了,那个家伙来找我喝酒,明明自己喝不了多少,却拼命地喝。眼睛亮晶晶的,“我终于离开了。”

       “嗯,恭喜。”我由衷地为他祝福,他从那该死的命运中逃出来了。

     他哭的样子很难看,希望以后他不再哭泣。

     我知道我有点喜欢他,好像他天生就吸引了我一样。我也知道他有点喜欢我,不然他不会来找我。

    但他不会对我表白,他是个正直过了头的家伙,他不会想让阿姨伤心。

    我也不急,我知道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遇见

   张起灵是一只幽灵,更确切地说他是吴邪的背后灵。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存在的,当他有了意识的时候,就一直陪伴在吴邪的身边了。
  
   他长久地注视着他,漫长地陪伴让吴邪成为了一个对他来说意义非凡的人。
 
    但这并非是爱。他是自己与这人世间的联系。

     吴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善良,有底线。

     他是那种很难遇见,但知道了他的存在会让人感叹“原来世界上也有这样的人。”的人。

     但人总是会死的,如今他在吴邪的墓前,见日出日落,想着也许有一天会再见。

      后来他去了忘川,在那里见了他最后一面。

      他终于看到了他,但也就是那一瞬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