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影

谁拿到了那张卡牌(二)

        私设:每个英雄都有对应的卡牌,每个拿到了这张卡牌的人都可以更改他的记忆或性格,但会接受惩罚。时间是敌袭前。(卡牌随机掉落,惩罚由作者决定,我的恶趣味_(:з」∠)_。)如果撞梗了,非常抱歉,我会删除这篇文章。

       咦,这是什么。八百万刚醒过来就看见自己床边有一个突如其来的粉红色的信封。是情书吗?伸手把信封拿起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张轰焦冻的卡牌,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只要对卡牌许愿,就可以改变他哟。”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绿谷君是拿到了爆豪胜己的卡牌才会让他变这么奇怪。”八百万向大家展示了信封,并把轰焦冻的卡牌递给了他。

         轰焦冻接过卡牌,仔细地看着卡牌上的资料。“这上面写着的都是真的。”

      “作为英雄,受到大众的研究也是很正常的吧。我们怎么知道这张卡片不是在乱搞呢?”饭田撑了撑自己的眼镜提出了质疑。

       “那就试一试吧!”切岛对着轰焦冻说,“我们可以对卡牌许愿。”

       轰焦冻看着手上的卡牌道,“那就让我变得很能吃辣吧。”卡牌果然发生了变化。

      切岛端来了一碗加了很多辣椒的荞麦面,轰焦冻居然面不改色地吃下去了。

      “这张卡牌居然是真的。”上鸣一脸懵逼。

       “等等。”丽日睁大眼睛看着轰焦冻的头顶。“焦冻君长猫耳朵了耶。”

       轰焦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毛茸茸的,真的长猫耳了。他想到了绿谷出久的异常。开口说到,“绿谷出久会变成女生可能是因为他向卡牌许愿的缘故。”

      “所以这整件事都是因为绿谷出久向卡牌许了愿。”八百万皱着眉头说到。“焦冻你试试看能不能变回来。”

      轰焦冻对着卡牌取消了自己的愿望。

      “耳朵消失了。那么说只要我们取消了绿谷的愿望,一切就都能恢复原状喽。”切爆开心地说。

       “是这样的,不过怎么从绿谷手中拿到爆豪的卡牌呢。”上鸣转过头看着只有衣服显现出来的叶隐说“叶隐,不如你趁绿谷洗澡的时候把卡牌给偷出来吧。”

        “啊!这这这个,……”叶隐捂着脸羞涩地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不如趁试胆大会把卡牌拿过来吧。不过,先说好谁都不能对爆豪的卡牌做任何手脚,必须把卡牌还给爆豪。”饭田君提议。“轰焦冻的卡牌就自己收好吧。”

      “好!”A班的同学都认同了班长的说法。夺回爆豪胜己行动正式展开 。

       与此同时,敌人针对英雄学院展开的爆豪胜己略夺行动也开始行动起来。

       正在花痴爆豪胜己的绿谷出久的右眼跳了起来,感觉有什么糟糕的事发生呢,抬头看天,一滴雨珠正好落到了他的眼里,下雨了。
      
       训练后的爆豪胜己 走进了浴室里,但这是怎么回事。一张卡牌被人贴在了浴室的镜子上。上面还有一张便利签写着:只要对卡牌许愿,就可以改变他哟。这是什么鬼,爆豪胜己扯下了卡牌,看到上面的人物时微微一愣,这是……死柄木弔。

      小番外:
     
       “呐,焦冻君,为什么你的愿望是很能吃辣呢?”丽日歪着头问。

        “大概是希望和喜欢的人吃一个盘子里的菜”轰焦冻回答到。
  
      

        
          期待诸君的留言(。・ω・。)ノ♡

      

     
       

     

     

谁拿到了那张卡牌(一)

   私设:每个英雄都有对应的卡牌,每个拿到了这张卡牌的人都可以更改他的记忆或性格,但会接受惩罚。时间是敌袭前。(卡牌随机掉落,惩罚由作者决定,我的恶趣味_(:з」∠)_。)如果撞梗了,非常抱歉,我会删除这篇文章。
  
   这天真是奇怪的一天,绿谷出久刚走出入森林就被一个奇怪的老太婆给拦住了。

   “绿谷君,想要爆豪胜己对你好一点吗?”那个穿着稀奇古怪的长袍的老太太阴森森地盯着他,发出嘶哑可怖的声音。

   绝对不能相信她,她可能是敌人派来的拥有某个特殊能力的坏蛋,绿谷慌张地抓紧了自己的书包,打算立刻逃走。但很快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这是怎么回事?”

   “别着急,绿谷君。”说着,婆婆把自己手上的卡牌塞给了绿谷出久。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如果绿谷君对着卡牌说出自己的愿望,爆豪胜己也会做出相应的改变哦。”然后她就消失在绿谷出久的视线里。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能动后就立刻逃进了营地,还好那老太婆没有做出其它的举动。他看着手上的卡牌,上面详细地记载了咔酱的习惯。当他看到上面写着讨厌绿谷出久时,心里不禁流下了悲伤的泪水。如果能让咔酱喜欢他就好了,出久这样想。然后卡牌像感应到什么似的闪过了一道银色的光芒。卡牌上的讨厌绿谷出久赫然变成了喜欢。

    绿谷心中充满了小小的期冀,走进了A班的营地。看到爆豪胜己后热烈地向他打了招呼,“咔酱,早上好!”

    A班的其他人都安静下来,等待着爆豪胜己的怒吼。

    但爆豪胜己只是把头低下来,并嘟囔地回了一句早安。

     咔嚓,这是大家下巴掉落的声音。这是什么神展开,还有爆豪的脸红红的,这是害羞了吗?这个爆豪胜己被魂穿了吧,或者是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A班的同学们在心里疯狂吐槽。

     而绿谷出久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原来那张卡牌是真的。绿谷想,自己可得好好地感谢那个老婆婆了,您完成了在下毕生的梦想,真是太感谢了。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伴随着丽日一声尖锐的叫声,她哆哆嗦嗦地指着绿谷出久,不敢置信地开口说到“绿谷君,你的胸。”

    绿谷出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咦!咦!咦!怎么鼓了起来。然后他经受不住这个惊吓昏倒在地。

    “你醒啦,绿谷。”相泽老师坐在他的旁边,用一种尴尬的表情向他陈诉了事情的经过并遗憾地告诉他,你变成了女性并暂时早不到解决办法。

     绿谷出久摸着口袋里的那张卡牌,这是愿望的副作用吗?他看向窗外,发现咔酱正站在外面担忧地看着自己。果然还是那么喜欢咔酱啊。比起被咔酱讨厌,变成女性又算得上什么呢。想象着今天早上咔酱可爱的样子和担忧自己温柔的样子。绿谷心想就做一两天女性好了。只是一两天的话,还是想享受咔酱的温柔吧。绿谷捏紧了手中的卡牌,并向相泽老师表示自己没事,再度融入了集体中。

    对此A班其他同学表示自己的眼睛的快被这一对闪瞎了好吗?自从爆豪胜己莫名其妙地对绿谷出久特别特别以来,他们就不得不忍受他们俩随时随地地虐狗行为。比如说爆豪胜己特别为绿谷出久制作的豪华早中晚餐,还有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甜腻腻地喂食。啊!爆豪简直可爱得像一只小猫一样。这是什么见鬼的形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所在。

    对此,A班特别成立了夺回爆豪特别行动小组。爆豪胜己是大家的,A班如此表示。

    下一个拿到这张卡牌的人是谁⊙ω⊙,大家猜猜看!这是我第一次写故事,黑历史啊。写得不好请见谅。谢谢大家观看。(。・ω・。)ノ♡
   

  

一个人的内心独白(轰视角)

    据说每道光来到你的身边都要穿过几亿光年的距离,我想,我要遇到你也要经历漫长的孤独的旅行。
    这世界上并没有一见钟情,只有持续不断地被吸引。轰焦冻偏过头去,默默地注视着爆豪胜己。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似乎变成了他的一种习惯。比如说看着那头淡金色的头发想象着它们柔软的触感,再比如说看着爆豪胜己不时地做出发怒的样子。这一切似乎构建成了独属于他的隐秘的空间,在那里一切都静止了。
     他在期待着,每当和爆豪胜己太过靠近,身体开始忍不住颤抖。巨大的心跳声响彻了他的整个世界,我该怎么办?爆豪胜己 ,我该如何对待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强烈的爱意。又该怎样才能在你面前保持住原来的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加惶恐的我。
     小王子是孤独的,但他有他的玫瑰,所以原本寂静的星球变得生机勃勃。我一直停留在这小小的星球里,直到你的到来,宇宙开始旋转。黑白的世界拥有了炫丽的色彩。动听的乐声在天空中回响。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能发现原来身边的一切都那么美丽,闪烁的星空,层层叠叠的树荫下的点点阳光。这是第一次,如此真诚的赞美这个世界。
     爱情同样充满折磨,就连试探都小心翼翼的自己。付出的爱意无法得到相同的回馈。每天晚上都辗转难眠。但依旧祈求着你的回应。
    所有你给予我的一切都甘之如饴地接受,甜蜜和痛苦才让人如此沉醉。你的爱并不是第一要务,希望看到的是你的幸福。唯愿你爱的人也似我这般忠贞如铁。
   这是我的第一篇文章,谢谢你们能够看完,不怎么会写剧情,不过会努力尝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