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影

短小且易坑,杂食党。有空交党费。

道士下山(一)

   山上的空气总是湿漉漉的,吴邪走在布满青苔的溪水边,一只小树妖从树上跳下来,落到吴邪的肩上。  它是吴邪在这山上的交到的好友。

   但现在吴邪伸出手用指尖揉了揉包细小的枝丫,把它提到面前,笑着道,我要下山了。然后将它放下,让它重回这山里。

    吴邪虽然在山上住了十几年,但他小时候却是在这人间最富有的人家中度过的,所以对这人间的一切都还熟悉,不至于闹出什么乱子。但他眼前的这位兄弟却像刚刚来到在俗世一无所知,连饭钱都不知道是什么。

    吴邪看那位兄弟孤高泠然不像凡人,便算了算他的命格,发现这位兄弟是一位刚刚渡劫成功化形的神仙。按理说这天下本不该有神仙,但如今人界大乱,神妖人共处,有神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掌柜的别生气,这位兄台的钱我替他付了。”

     闻言那个人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像个木头桩子一样杵那里了。

     吴邪转过头来看他,“兄弟,不知你叫什么名字?”

     却得到了一个迷茫的眼神,吴邪懂了,这人约莫刚刚来到这世间,什么都不懂,连这话都不会说。

    吴邪这个人呢,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善良。在加上留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神仙在这里晃荡,要是学坏了就出事了。

    所以他便牵这那人的手,认真的看着他。把自己的意念传递给他。

    “你愿意跟我走吗?我虽没有大才,却可以教你一些。”

     那人看着他坚定温暖的眼睛,点了点头。“我叫张起灵”,他说。

     那掌柜看这两人在这里眉来眼去,立刻明白了在像个道士模样的人是要泡那个人,立即拿着钱摇摇头走了,叹气道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吴邪此行要去京城,必要经过洛阳,整个国家最繁华的地方,也是他的故乡。十几年前洛阳城的首富就是吴家,最有权势的一家是解家,解家百年书香门第,入朝为官者不知数,乃国家栋梁。然而皇上中了那反间之计,不仅与解家离心还在那小人谗言下降罪于解家。如今解家人丁凋零,不复昔日。

    吴邪小时便与那解家少爷成为好友,如今经过洛阳少不得回家时趁此机会探望一番。

     虽多年离家,家中上下仍对小少爷十分挂念。知道他回家的消息立马出门远迎。吴邪也不免与亲人好好亲热,更重要的是和三叔谈一谈了。虽说他难以改变这天下大难的局面,但保护自家还是做得到的。

    要说那神仙得了吴邪多日教导,对人情世故也有些熟悉,知道不该打扰他们亲人相聚。便寻了个由头出门逛逛了。

     但这洛阳城如此繁华,神仙妖精也混迹于其中。正让张起灵逮到一个要吸人精气的狐狸精。

      那狐狸精被张起灵逮到竟也丝毫不惧,反而抬起那张娇俏美丽的脸呵斥起来。

      据她所说,她对这人情根深种,毫无想害他之心。更骂他坏人姻缘,不是好人。

      那书生也立马前来劝阻,说那狐妖霍秀秀与他自小便是玩伴,他虽对秀秀无男女之情,却有兄妹之谊还请放了她。

     张起灵看自己好心做了坏事,马上就把秀秀放了,回府郁闷去了。

    

    

     

关于亚瑟为什么能拿到三叉戟,我有一个猜想。
其实,只有拥有能与海洋生物对话能力的亚斯兰第人才能获得三叉戟。
首先,我们从卡梅斯的话中得知,它所见到的拥有这个能力的人只有曾经的王。
并且从亚瑟与海洋生物交流是发出的圆环,可以猜测,他们是通过声波交流的并能让它们服从他。而三叉戟最大的作用应该是一个声波扩大器,将声波传向四海。才有了支配海洋生物的能力。

生命的秋天(一)

       我在秋天的时候看到了那个人,我不确定我是否是第一次见他,因为太多相似的画面从我脑中一闪而过。仿佛是前世的画面,而我走进了莫比斯环之中。

       那个太过斑驳的秋天,雨水把地面上的树叶打地湿漉漉的。我刚刚和我的一位新病人谈完心。他因为自己的女朋友出轨而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虽然来自单亲家庭,但他一直是母亲骄傲的儿子。但这也带来了麻烦,也就是说他的自尊心太重了。这样的人通常难以面对挫折。

       我思考这件事情太过入迷,以至于我撞上了一位先生,我抬头看了一眼,便被他完全迷住了。他是一位完完全全的绅士,高贵典雅,穿着考究。他的风衣上带着雨水的气息,他身上寒冷肃穆。严肃地像要去参加一场追悼会。

      我急急忙忙地为他让开路,换来那个先生一个友善的微笑,这令我有些目眩神迷。等到我回家时我仍对他恋恋不忘。

     但很快我就彻底将那位先生放下了,因为我的那位病人在他前女友的房间自杀了。他的母亲悲痛欲绝,不停地向我叙述着她的儿子曾经是一位多么优秀的人,从小到大一直没让她失望。

     我很同情那位女士,但怎么说呢,生命有时候太过脆弱。就像那娇嫩的花一样,每个人的心都是经不起伤害的。

     直到很久以后,我再想起最初的他,都还是带着对生命的怜惜。那是那一天也是后来的故事的底色。

      

中午的他,下午的他。

花样少年

   这不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在早些时候,便对着朋友圈中他的照片怦然心动。

    但现在我遇见了,他穿着一身校服,完美的身材比例让他在一众人中脱颖而出。该有多少人在夜里最炽热的梦中贴近他。

   他的眼睛是如此明亮,仿佛从来就不曾熄灭的生命之光。干净且澄澈,浪漫而清幽。

   我在无数个日夜为他沉醉,墮入深深的幻想中,那些奇妙且炫丽的绮恋,因着他的身体而起,慢慢地一寸一寸攀附过他身体的每一寸。

   单纯并不是让我着迷于他的理由,事实上,只有多变和不可琢磨才不至于让我产生厌倦感。他正如那百变而又炫丽的烟火。

   他是干净的,清爽的,是潇洒的,爽利的,是魅惑的,撩人的 ,叫人心甘情愿,魂牵梦萦。

   他是我所有贪心梦想,是我心目中的众生百态,他可以是任何一个人。

    我为他祈祷,幻想有一天他是那幅少年般的模样,却拿着一把上了膛的枪,他微笑着迷惑着我,却把子弹射入我的心房。

   他应当迷人,叫世人沉迷,露出爱而不得的痴样。

杂想(饭真人cp需要勇气)

     没有爱情也没有关系,这件事说到底也不在好结局。
   
      只是看过他们的眼神,观众才有这些无妄的猜想。

       也许你真的曾为他们流泪哭泣,那些替他们记住的回忆。

       他们早已过去的感情,还历历在目的刻在你的心里。

       是你们让他们住进自己的心里,你还是会来赶赴这场意外。

      他们是彩虹,是泰姬陵。远远地望着,虚幻的美丽着。

       其实不怎么萌这对,但被喜欢凯源的人给感动了。祝幸福,还有吃到更多的糖。(。・ω・。)ノ♡

忽然七日(巍澜)一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所以用它来写了这个AU。
     
      大学生澜X教授沈巍。有面面X赵云澜,只有一点。

       当赵云澜从睡梦中清醒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阳光仍然是那样的刺眼,四处散乱的东西在此刻给了他一种异常的安全感,那是人间的烟火味冲散了刚才梦境中的光怪陆离。

        床头的手机嗡嗡地振动起来,他把手机拿到眼前。哦,这是他三个月前交的男朋友沈眠给他发的短信。催他今晚到他家里去,参加他的生日party。实际上两个人都知道今晚他们会上床,并永远记住他们俩人的第一次。

       但赵云澜记得他昨天就收到了这条短信,但在晚上他却没有和他的男朋友上床,在和大庆回去的路上出现了交通事故。

       赵云澜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日期,怀疑他刚才回忆得的一切不过是他的一场噩梦。不过他得提醒一下让大庆坐地铁过去,今天还是不要开车了。

       沈眠的身边一向是热热闹闹的,总有无数狂蜂浪蝶在他的身边围绕不去。能征服这样的男友赵云澜也是蛮自豪的,他的魅力可是无人能及。

        刚一到他家,沈眠便迫不及待的走到他身边。像一只开屏的孔雀一样展示着他的魅力。

       沈家虽然表面上不显山露水的,但家底深厚。虽说沈家内定的继承人不愿继承家业,而选择了去当教授。但家人仍然尊重他的选择并给予了支持。

       只有沈眠对他哥充满了怨言,你以为总裁这么好当的吗?简直要累死他了。

      虽然沈眠在很多地方上是比不过他哥, 但有一件事他绝对可以笑他哥一万年。

        他追到了赵云澜,而他哥去只能苦兮兮地暗恋着别人。画像都不知道画了多少幅了却一幅都不曾送去。

       看了一眼自家极不开心却又忍不住望向对方的兄长,沈眠在心里偷偷乐了一下便拿着酒杯向四处张望着他的云澜走去。

     

你是我的小星星

       这赵云澜碰上沈巍,还真和他说的那样,是不折不扣的孽缘。

       命运的网从他们相遇起就已铺好,从中打捞起深不见底的黑暗,当然还有眼前这人的真心。

          一切柳暗花明得偿所愿自然是好事,两个人都知道前路并不是毫无曲折。做警察的,受伤是常事,遇到个生死危机也道平常。

       沈巍也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但占有欲太强。平时赵云澜守着他宠着他到也不怎么显现地出来。但一旦有人沾染了赵云澜半根头发,他就会让那个人尝尝和死神打招呼的滋味。

     
        其实赵云澜也知道沈巍这厮是个实实在在的变态,可当初还是心太软,看着那个孤单无依的大男孩就忍不住护了他。谁知道后来牵扯出这么的冤假错案爱恨纠缠。但幸好上帝保佑他遇见了沈巍,不然谁当他一辈子的锁,谁又能给予他一个温暖的家呢。

       赵云澜也是真真的怕了那祖宗,每次回家要惹他生气了,各种play轮番上阵,家里都滚了过遍。他可比不了这年轻气盛的沈大爷。第二天起来都要被局里的人好好嘲笑一番。谁知道在局里日天日地的赵云澜会在家压的这么惨呢。

      任世间多少风雨,一人一猫足矣。

     

     

     

谁拿到了那张卡牌(二)

        私设:每个英雄都有对应的卡牌,每个拿到了这张卡牌的人都可以更改他的记忆或性格,但会接受惩罚。时间是敌袭前。(卡牌随机掉落,惩罚由作者决定,我的恶趣味_(:з」∠)_。)如果撞梗了,非常抱歉,我会删除这篇文章。

       咦,这是什么。八百万刚醒过来就看见自己床边有一个突如其来的粉红色的信封。是情书吗?伸手把信封拿起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张轰焦冻的卡牌,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只要对卡牌许愿,就可以改变他哟。”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绿谷君是拿到了爆豪胜己的卡牌才会让他变这么奇怪。”八百万向大家展示了信封,并把轰焦冻的卡牌递给了他。

         轰焦冻接过卡牌,仔细地看着卡牌上的资料。“这上面写着的都是真的。”

      “作为英雄,受到大众的研究也是很正常的吧。我们怎么知道这张卡片不是在乱搞呢?”饭田撑了撑自己的眼镜提出了质疑。

       “那就试一试吧!”切岛对着轰焦冻说,“我们可以对卡牌许愿。”

       轰焦冻看着手上的卡牌道,“那就让我变得很能吃辣吧。”卡牌果然发生了变化。

      切岛端来了一碗加了很多辣椒的荞麦面,轰焦冻居然面不改色地吃下去了。

      “这张卡牌居然是真的。”上鸣一脸懵逼。

       “等等。”丽日睁大眼睛看着轰焦冻的头顶。“焦冻君长猫耳朵了耶。”

       轰焦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毛茸茸的,真的长猫耳了。他想到了绿谷出久的异常。开口说到,“绿谷出久会变成女生可能是因为他向卡牌许愿的缘故。”

      “所以这整件事都是因为绿谷出久向卡牌许了愿。”八百万皱着眉头说到。“焦冻你试试看能不能变回来。”

      轰焦冻对着卡牌取消了自己的愿望。

      “耳朵消失了。那么说只要我们取消了绿谷的愿望,一切就都能恢复原状喽。”切爆开心地说。

       “是这样的,不过怎么从绿谷手中拿到爆豪的卡牌呢。”上鸣转过头看着只有衣服显现出来的叶隐说“叶隐,不如你趁绿谷洗澡的时候把卡牌给偷出来吧。”

        “啊!这这这个,……”叶隐捂着脸羞涩地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不如趁试胆大会把卡牌拿过来吧。不过,先说好谁都不能对爆豪的卡牌做任何手脚,必须把卡牌还给爆豪。”饭田君提议。“轰焦冻的卡牌就自己收好吧。”

      “好!”A班的同学都认同了班长的说法。夺回爆豪胜己行动正式展开 。

       与此同时,敌人针对英雄学院展开的爆豪胜己略夺行动也开始行动起来。

       正在花痴爆豪胜己的绿谷出久的右眼跳了起来,感觉有什么糟糕的事发生呢,抬头看天,一滴雨珠正好落到了他的眼里,下雨了。
      
       训练后的爆豪胜己 走进了浴室里,但这是怎么回事。一张卡牌被人贴在了浴室的镜子上。上面还有一张便利签写着:只要对卡牌许愿,就可以改变他哟。这是什么鬼,爆豪胜己扯下了卡牌,看到上面的人物时微微一愣,这是……死柄木弔。

      小番外:
     
       “呐,焦冻君,为什么你的愿望是很能吃辣呢?”丽日歪着头问。

        “大概是希望和喜欢的人吃一个盘子里的菜”轰焦冻回答到。
  
      

        
          期待诸君的留言(。・ω・。)ノ♡

      

     
       

     

     

谁拿到了那张卡牌(一)

   私设:每个英雄都有对应的卡牌,每个拿到了这张卡牌的人都可以更改他的记忆或性格,但会接受惩罚。时间是敌袭前。(卡牌随机掉落,惩罚由作者决定,我的恶趣味_(:з」∠)_。)如果撞梗了,非常抱歉,我会删除这篇文章。
  
   这天真是奇怪的一天,绿谷出久刚走出入森林就被一个奇怪的老太婆给拦住了。

   “绿谷君,想要爆豪胜己对你好一点吗?”那个穿着稀奇古怪的长袍的老太太阴森森地盯着他,发出嘶哑可怖的声音。

   绝对不能相信她,她可能是敌人派来的拥有某个特殊能力的坏蛋,绿谷慌张地抓紧了自己的书包,打算立刻逃走。但很快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这是怎么回事?”

   “别着急,绿谷君。”说着,婆婆把自己手上的卡牌塞给了绿谷出久。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如果绿谷君对着卡牌说出自己的愿望,爆豪胜己也会做出相应的改变哦。”然后她就消失在绿谷出久的视线里。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能动后就立刻逃进了营地,还好那老太婆没有做出其它的举动。他看着手上的卡牌,上面详细地记载了咔酱的习惯。当他看到上面写着讨厌绿谷出久时,心里不禁流下了悲伤的泪水。如果能让咔酱喜欢他就好了,出久这样想。然后卡牌像感应到什么似的闪过了一道银色的光芒。卡牌上的讨厌绿谷出久赫然变成了喜欢。

    绿谷心中充满了小小的期冀,走进了A班的营地。看到爆豪胜己后热烈地向他打了招呼,“咔酱,早上好!”

    A班的其他人都安静下来,等待着爆豪胜己的怒吼。

    但爆豪胜己只是把头低下来,并嘟囔地回了一句早安。

     咔嚓,这是大家下巴掉落的声音。这是什么神展开,还有爆豪的脸红红的,这是害羞了吗?这个爆豪胜己被魂穿了吧,或者是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A班的同学们在心里疯狂吐槽。

     而绿谷出久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原来那张卡牌是真的。绿谷想,自己可得好好地感谢那个老婆婆了,您完成了在下毕生的梦想,真是太感谢了。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伴随着丽日一声尖锐的叫声,她哆哆嗦嗦地指着绿谷出久,不敢置信地开口说到“绿谷君,你的胸。”

    绿谷出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咦!咦!咦!怎么鼓了起来。然后他经受不住这个惊吓昏倒在地。

    “你醒啦,绿谷。”相泽老师坐在他的旁边,用一种尴尬的表情向他陈诉了事情的经过并遗憾地告诉他,你变成了女性并暂时早不到解决办法。

     绿谷出久摸着口袋里的那张卡牌,这是愿望的副作用吗?他看向窗外,发现咔酱正站在外面担忧地看着自己。果然还是那么喜欢咔酱啊。比起被咔酱讨厌,变成女性又算得上什么呢。想象着今天早上咔酱可爱的样子和担忧自己温柔的样子。绿谷心想就做一两天女性好了。只是一两天的话,还是想享受咔酱的温柔吧。绿谷捏紧了手中的卡牌,并向相泽老师表示自己没事,再度融入了集体中。

    对此A班其他同学表示自己的眼睛的快被这一对闪瞎了好吗?自从爆豪胜己莫名其妙地对绿谷出久特别特别以来,他们就不得不忍受他们俩随时随地地虐狗行为。比如说爆豪胜己特别为绿谷出久制作的豪华早中晚餐,还有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甜腻腻地喂食。啊!爆豪简直可爱得像一只小猫一样。这是什么见鬼的形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所在。

    对此,A班特别成立了夺回爆豪特别行动小组。爆豪胜己是大家的,A班如此表示。

    下一个拿到这张卡牌的人是谁⊙ω⊙,大家猜猜看!这是我第一次写故事,黑历史啊。写得不好请见谅。谢谢大家观看。(。・ω・。)ノ♡